向别人证明和交待 还是在真正做自己?

摘要:我要讲的是,当每一个人真的去找到自己的独特性的时候,你会自己真的找到自己的价值。如果你不打开你的独特性和个人性,你不会有灵感和直觉,因为你会担心你跟别人不一样。你的灵感和直觉其实是要引导你走你自己人生的道路,而且那条道路只有你能走,别人还不一定能走。

关于现在社会上的成年人和年轻人的落差,我想说,过去,大家是跟着大团体,跟着外在的框架和组织的方向走。像以前日本的大学毕业生,毕业就加入一个企业,社会给予一个既定的角色和既定的框架去发展,他就会发展得很好。过去主要是跟着经验法则和前人的概念,但是现在整个时代走向不一样的方式。现在的情况是,以前组织式的、制度式的、大框架式的思考减少了,反而更多的是每一个人回到自己的存在本质,去突显出每个人的个人性,也就是他如何找回自己的力量。

简而言之,“我创造我自己的实相”,这句话会越来越被突显出来,而不是环境决定我的命运,不是家庭、我的爸爸妈妈决定我的命运,也不是我的学校决定了的我的未来。不是我学历到哪里,就代表了我能到哪里。也不是我今天毕业,进了一家好的公司,就代表我一辈子没有问题。不是我毕业了,自己创业,就代表了比较不好的状况。

所以,整个时代的能量回到以个人的创造实相的角度的自发性,打破了框架和形式主义。其实看起来会比较悲观,可是里面蕴含着更大的能量。

举例来讲,我跟一个学员在谈生命的概念,我说,在过去,他的人生最重要的是两个词,一个是“证明”,一个是“交待”。

我问大家:“你们觉得自己活着是要给谁交待吗?是对你们爸爸妈妈有个交待,交待说你大学毕业了,还是要对你的先生太太有个交待,还是你觉得你对社会有一种责任和交待?请大家问问自己,你这一辈子活着,是需要对谁有个交待?你要交待些什么?当我说“交待”的时候,我没有说它对或者不对,但是它毕竟是一个向外的、外求的东西。

另外一个是“证明”。我们总想说:“我要证明我做得到,我要证明给人家看,或是我只是证明达到些什么,我成功只是为了证明给我家人看,我不是没有用的。”很多时候,我们就是要一个证明,比如证明我是这个地区的第一名、证明我的学业比人家优秀、证明我做得到……

当你想到了“交待”和“证明”,其实有一个部分是,你不是真的为自己而活,你不是真的找到自己的力量。今天如果你没有必须要对谁有交待,没有对谁要证明什么,那么你生活来自的动力就是真正自己的动力了。

如果你是为了自己的动力,那么你去公司开会,就不是为了给老板一份报告,你交报告也不是为了要交给老师,而是为了自己,报告也是做给自己看的。考试也不是考给老师看的,是考给自己看的。

可是,我们做很多事都是为了“证明”和“交待”。以前念书是给父母交待,而且还是怕被骂才念书,不念会被骂被打。从小到大你做什么事不是为了交待?考试,找工作,公司开会,老板要你交一份报告,老师要你交一份报告,这些都是。为什么一路以来,很多时候我们没有找到自己?因为我们不是从自己出发。比如,你是一个先生,你去工作上班赚钱给家用,你是为了自己而上班,还是为了给这个家一个交待?这不是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要具备的态度。

如果公司开会,你不是为了老板而去开会,你是为了自己去开会。如果一个孩子念书,不是为了给老师一个交待,而是念给自己看,考试也是考给自己看的,那么力量就会回到自己身上。我是为了我自己而去做这件事,没有面子的问题,因为在过程中我能够enjoy,我能够快乐,在过程中我乐在其中。

可是,当你交待不过去的时候,就有了失败的感觉,而且就想逃避了,因为交待不过去就会被责备被骂,别人会不高兴。“证明”、“交待”、“责任”、“逃避”,我们现在就是在玩这四个词,这都不是解脱的道路,这都不是真的在为自己负责。你在证明什么?你在给谁一个什么交待?当你证明不了了,就失败了,当你交待不过去了,就逃避了。你不是为了自己,做每一件事情都不是真的出自自己,都是过去人家告诉你,什么是必须要做的,过去长辈告诉你、社会规范告诉你什么是必须的,什么是规矩,什么是你该怎么样的……

现在很多年轻人跟成年人的冲突和战争是,成年人老是觉得:“这是你该做的啊。”年轻人就会说:“那是你的应该,不是我的应该。”成年人会说:“你本来就应该这样做啊。”年轻人会说:“那是你的本来,不是我的本来,我的是后来。”这样,冲突就发生了,因为你认为理所当然他应该这样做,可是他的字典里没有这个“应该”。

假设你们重新活一次,上学不是为了给老师一个交待,写作业不是为了老师要作业,是你借由写作业的过程来认识自己学到多少,是你借由写作业的过程来知道你学到了什么。。

当一个学习、一个全新的生命和哲学观刚一开始就是为了自己而出发时,你的生命就会不一样。你也不会害怕权威。什么是权威?权威就是你必须要给他一个交待的人。你期待权威给你盖章,这是我们从小在玩的一个游戏。整个社会建立在权威的概念之下,整个社会建立在权威盖了章才有用,你说了不算,权威说了才算。这就是跟现在年轻人的冲突,年轻人会觉得:“他说什么是他的事,我自己开心就好了。”

比如,引起最大的冲突就是那句话:“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这句话挑战权威了,权威说:“只要你喜欢有什么不可以吗?不可以,是我喜欢才可以,你喜欢不可以。”所以整个社会在崩解。这个崩解很多人看见的是悲观和负面现象,会觉得社会乱了,权威不存在了,游戏规则不存在了,框架不存在了,敬老尊贤也不存在了。

其实不是的,而是它延伸出了新的含义,新的活水延伸出新的游戏规则,新的活水延伸出新的创造力,所以它背后是很多新鲜创造力的展现。过去旧的框架、旧的思维创造力是展现出不来的。而当旧的框架倒了,权威倒了,就是你们每个人的创造力展现出来了。过去的平台是组织式的、权威式的、框架式的、帽子式的,是把每个人限制住的,现在的平台是滋养的、提供能量的、让你去跳跃的。

有一种人是:“我害怕做自己,你告诉我要怎么做,在一个框架之下我会比较安全。”而另一种人是:“好棒啊,我能勇敢地做我自己,我能发挥我自己的创意。”未来的状况是会越来越偏向勇敢做自己的人。但这个过程里面年轻人会迷失,年轻人会有一段时间一定是处于迷失期的。从框架的瓦解,到走自己要走的路,一定会有个混乱期。对你们而言,你们要看到你们的平台在哪里,看到你的机会在哪里。

我们过去都很强调所谓的标准化模式,其实我们一直在追求一个知识化、一般化、标准化,或所谓的共通性。简单来讲,就是我如何让我的孩子变得跟别人一样,我如何追求一般性、共通性,或是所谓的社会化的大家认同的标准。

当我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以及我们面对小朋友的时候,我们这些大人都希望孩子跟人家一样,我们不但希望跟别人一样,还要在那个“一样”里面最好是“中上”标准、甚至最好是在“上”的标准。可是那个还是在“一样”的标准之下。后来我发现这个观念完全是错的。因为后来你们的人生,你们并没有跟谁一样了。

后来我才想,原来我们的教育事实上是要帮助每一个人找到他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而且要鼓励他去追求个别化,甚至是差异化,甚至是独特性。所以,这句话很重要:“你不要害怕跟别人不一样,因为本来你就跟别人不一样。”因为你从来没有跟别人一样过。你也从来没有正常过,甚至你不需要正常。

你们每一个人,包括现在很多的大学生都很迷惑,因为很多的外在条件跟他们讲,他们要展现自己的个别性和创造力,他们很想被别人看见,很想呈现自己的独特性。可是我们脑子里面又有过去一个根深蒂固的想法:“我不敢跟别人不一样,我还是跟别人一样吧。”所以,我们又想要展现自己的独特性,又害怕跟别人不一样。

我讲的不只是在座每一个人,也包含我们所有的年轻人,我希望你从今天开始告诉自己:“我再也不害怕跟别人不一样了,不一样就不一样吧。”

之前我想要和别人建立一个社会化的标准、共通性的标准、一致性的标准。可是,所谓的标准化、社会化、以及一般性的标准,真的是让我们当做参考用的。尤其是现在整个社会的变化、整个局势的变动,真的不再是我们过去强调标准化、客观化、一般化这样的思考方式所能面对的,因为你甚至找不到一般性的标准。因为每个人都必须走上你个人独特性的道路。

在这里,我就要问各位:“请问你们走上了你们个人独特性的道路了吗?”而且这个独特性是因着你是蜜蜂、你是蜘蛛、你是蝴蝶,因着你的特长、你的特色而走上你个人独特性的道路,尤其是现在不管各行各业都在追寻这个东西。因为我们过去在三、五十年前真的在追求标准化,所有的东西都要一致,比如,以前每个人穿的衣服颜色款式都是一样的,现在已经不是一样的了,百花齐放。

现在大家都要展现自己的独特性和个别性,我希望每个人都在心里面告诉自己:“我再也不害怕我跟别人不一样了。”因为我刚刚讲你是会害怕的,因为在过去我们常常讲,你跟别人不一样就表示不正常。

就像有个同学的女儿也跟我讲,她读书读到一半就不读了。然后我问她:“你为什么大学不毕业?”她说:“我没有一定要毕业啊!”这回答让我都愣住了。她说她去上大学,只是想要学到她想学到的;她没有要毕业,她只是想要修她想要的学分。她是去大学里交朋友,去那里认识自己。可是像我们之前,我们进了大学当然要毕业啊,你不毕业你念大学干什么?她却说:“我是进来学东西的,我哪里是为了要毕业啊?”所以,类似这样的一些想法和概念,以后真的会越来越多。

我要讲的是,当每一个人真的去找到自己的独特性的时候,你会自己真的找到自己的价值。如果你不打开你的独特性和个人性,你不会有灵感和直觉,因为你会担心你跟别人不一样。你的灵感和直觉其实是要引导你走你自己人生的道路,而且那条道路只有你能走,别人还不一定能走。

直觉和灵感能够引导每个人走自己独特的人生道路。但是通常我们会对自己没有信心。当你开始对自己有信心了,你就不会担心你跟别人不一样。当你有一个概念进来了,你才会想说:“我去尝试落实看看,我去尝试创造看看。”如果我们对自己的信心是不够的,通常你是不敢跟别人不一样的。

可是,我一直跟大家讲,不管是身心灵的概念也好,还是赛斯哲学思想的概念也好,提到未来的人类,都一定是找到自己的独特性和个人性,这样的人才会走出他自己的未来。

标签:妇科疾病,是在,交待,证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