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法治愈抑郁 但可以让人停止恐惧

摘要:爱并不能对抗抑郁症,但会爱,一定能唤起一点什么。那些彼此相对时笑起来的瞬间就是证明,哪怕它再短暂,哪怕结果如何。

睡眠受限会显著影响免疫功能和激素作用,但受影响最大的恐怕要数大脑。2006年,我和现今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马修.P.沃克(MatthewPWalker)合作开展了一项研究,想看看单个晚上的睡眠剥夺会如何影响人们存储的情感记忆。我们向26名受试者展示了一些单词,词义有积极的、消极的和中性的(例如“冷静”、“悲痛”、“柳树”),而其中半数受试者在此前一晚经历了睡眠剥夺。研究人员还要求受试者给自己的情绪状态评级。接着,经过两晚的恢复性睡眠,研究人员又出其环意地让他们接受了一次记忆测试。

相比此前正常睡眠的受试者,看单词前被剥夺睡眠的人在单词识别测试中表现出40%的衰退。但更令人吃惊的是,睡眠剥夺对三类单词的记忆能力有不一样的影响。被剥夺睡眠后,受试者对积极性的单词和中性单词的认词能力都衰退了50%,但他们对消极含义的单词,却只有20%的衰退。相反,正常睡眠之后,对积极单词和消极单词所形成的记忆几乎无差别,但记得的中性单词是最少的。换言之,参与研究的受试者在被迫削减睡眠时间后,对消极单词的记忆强度似乎至少是积极单词和中性单词的两倍。

从这个结果可以得出一种相当可怕的可能性,那就是当你被剥夺睡眠后,对生活中的负面事件所形成的记忆,事实上要比正面事件多一倍,从而对自己生活产生有偏差的记忆,并且很可能是沮丧的记忆。实际上,过去25年里有数项研究得出结论,睡眠不好会在特定情况下引发抑郁情绪,严重时可达到被诊断为重度抑郁的程度,还可能成为其他心理障碍的原因。

当你被剥夺睡眠后,对生活中的负面事件所形成的记忆,事实上要比正面事件多一倍。实际上,过去25年里有数项研究得出结论,睡眠不好会在特定情况下引|发抑郁情绪,严重时可达到被诊断为重度抑郁的程度,还可能成为其他心理障碍的原因。

在各种心理障碍中,证明抑郁与睡眠不足的因果关系的证据最近几年特别多。这些证据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睡眠呼吸暂停的相关研究。睡眠呼吸暂停是一种疾病,表现为患者在睡觉时空气进入肺部受阻。睡眠呼吸暂停可能导致打鼾、气喘、呼吸中断等。一旦短暂中断呼吸,患者会立刻醒来,以便再度呼吸。因此,深受睡眠呼吸暂停之苦的人有时每一两分钟就要醒一次,这样的情况可能会持续一整夜。2C12年,由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开展的一项研究发现,确诊为睡眠呼吸暂停的男性和女性,患上重度抑郁的可能性分别要比睡得好的人高出2.4倍和5.2倍。

当然,找到两件事之间的相关性并不等于证明了两者有因果关系。不过,最近针对19项研究所做的分析发现,用持续正压通气设备(CPAP)治疗睡眠呼吸暂停,使患者恢复正常呼吸和睡眠,可以显著缓解抑郁症状。其中一项研究在起始阶段招募的受试者中,抑郁患者的比例恰好比较高,结果发现在CPAP使用者中抑郁症状减少了26%。

这些研究结果还不能完全证明断断续续的睡眠会引起抑郁,也不能就此证明CPAP疗法可与其他抗抑郁药的效果相提并论。然而,这些调查结果是有建设性的,可以启发后续的调查研究。类似的,2007年的一项研究发现,给患有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的孩子治疗睡眠呼吸暂停后,多动症状评分降低了36%一相比典型的ADHD药物治疗所取得的24%的降幅,效果显然更好。

抑郁症的病例越来越多,被裹挟的亲属和恋人,自然不在少数。

患者一边说爱你,一边在想着抛下你离开,很容易让恋人怀疑其自己存在的价值,而且,无法体会伴侣正在遭受什么,只是觉得他/她像是在一个看不见的河水中慢慢沉溺,更是一种痛苦。

于是,恋人们竭尽全力想要感受对方……结果会怎么样呢?

在抑郁症患者本人眼里,爱人的分量到底重不重要?

因为早年被老师性侵,而陷入抑郁自杀的作家林奕含,是在新婚不久后离开的。生前,她经常在社交网络上秀与丈夫的日常,她曾写道,

“我当然有脚,我与B的家也绝非300平米,但我总说:‘帮我倒杯水水。’不是白开水,是水水,噘嘴飞吻似的叠字。B的驼背拉弓,大脚两步。倒太满是要我学狗舔水,倒太浅是小气。那两步,是我生命最壮丽的时光。”

但是,幸福终究没有拉住爱人。林奕含还是离开了。

有类似经历的人不少。

@希希希Rec:

爱可以治愈孤独,但经不起消磨。抑郁情绪对患者本身是消耗,对其恋人来说也是。

@江湖人称小米稀饭:

你成为了阻止他结束一切的羁绊。爱对于抑郁症,是双刃剑。

@Alfred_Stieglitz:

像我这样听着相声长大的活泼爱笑的天津人都差点给整抑郁了。

@hey:

在一起一年半,然后分开了。我们很相爱。他当初想自杀的时候,我查了很多资料文献,想带他出来,他不愿意。他很消极,只想靠自身来对抗病情。他说他身体里最精彩的一部分就是大脑。当然,他的努力并没有任何效果。

最后,他觉得他没办法跟任何人沟通交流,觉得全世界都抛弃了他,每天待在屋子里,不吃饭,不洗澡。那天晚上他一直不停的在说:我觉得我好不快乐啊。我说,“我还能让你快乐吗?”他说,“我只想一个人在一个小黑屋里,谁也不要搭理我。”

我突然觉得,我觉得我用尽全力,哪怕自己掉下去,也无法将他带离深渊了,所以我离开了。

那么,抑郁症者是怎么看待恋人的呢?

@A:

自己抑郁情绪起来的时候,无论女朋友怎么撒娇,怎么闹,自己都很难回应,或者说,想抱抱她安慰她,心里有非常强烈的念想,但是莫名其妙地没有动能,死活做不到。

@Venlafaxine_:

即便他对我很好,可是光凭爱情留不住人的,要自己想活下去才可以。

晚上和他关了灯和我躺在床上聊天,其实大部分时间是我在自言自语:“真的好累啊,每天都好困......要不咱俩一起死了算了,不行,我还是自己死吧,要不他们该骂我了。”

他一直给我揉手,从掌心到指尖,特别专注。我说累了,轻轻地踢了他一脚,他把我另外一只手拿过来,一边揉一边说:“其实我也想过,我们做的这些到底是为了你还是为了我们自己,你那么难受,我看着更难受……”

我抽出手捂着他的嘴:“闭嘴!怎么那么多话!”他被我捂着嘴,声音闷闷的:“我委屈!你让我说话,说了你又让我闭嘴,滚!”

我翻过身抱着他的胳膊,粗毛线扎得脸痒痒的,即便看不见我也知道他穿的是那件大一我买给的他的墨绿色毛衣,他总是穿着。

爱情是很好的东西,但只是我乏味生活中的一道甜品,并不能支撑我重新站起来。最后能留住我们的东西,是对生活抱有期待,还有对自我的肯定。我积极配合治疗、努力回归生活更多的是为了让他心安,接受他想为我付出的一切,让他日后可以说“我尽力了”。

也有一些携手暂时成功走出来的案例:

@月亮:

我和我爱人都是中度抑郁症,他还有轻度人格分裂。但我比他乐观一点,在丧的时候也能理得清楚自己的情绪。他小时候家里开火锅店,爸妈没怎么管过他,他一直很孤独,需要别人来关心,但是没有人给他这份关注。

我算是他第一个真正爱过的人。

早前,他对自己没有自信,会因为翻到我和其他男性的正常合照就特别生气;觉得我不说话,就是在密谋离开他……有一次争吵后,我在他柜子里翻到了遗书。从那时候起,我决定要好好地引导他,鼓励他,给他信心。

他现在很喜欢我晚上从背后抱着他睡觉,他觉得很有安全感。我给他安全感以后,他就好很多,也会在我低沉的时候鼓励我。他现在每天会跟孩子讲故事,会写日记。如果我下班还没回家,他肯定来我单位来等我。

我也想为他好好活着。

@一颗jinju:

我是躁郁症,跟那个男生在一起5个月。在这之前我给了半年多的时间让他了解我,反复强调我就是个深渊,男孩很坚定,说:“我不会退缩的。”

在一起的半年很开心,我的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好。那个男孩,是个能量非常强大的人,始终能保持在自己的节奏上,不被干扰,所以跟我相处时能始终保持不被我带偏。

因为他,我现在对付躁郁症我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方法。

虽然后来分手了,我很感谢他。

@帕洛玛尔_:

她抑郁症病史已经快十年了。

没办法避免自己不被她的情绪感染,有时候她哭我也哭…...

我在高中的时候也被确诊抑郁症,所以会对她的在普通人看起来无法接受的行为更加理解。我会给她很多的时间让她独处。对方不想说话,就不要强迫对方说。大多数人不知道这点,无论对爱人还是孩子。

爱能不能拯救抑郁症,我也不知道。我觉着抑郁症患者需要的是一个稳定的环境、情绪等。爱恰好是相反的事情。

她女朋友的回应:

“痛苦和孤独是没有办法用爱来排解的。我只是想从对方身上得到优雅的甜蜜的伴随,富有魅力和内涵的交谈,以及所有的那些使生活变得可爱起来的温柔的仁慈。这些比能否被拯救重要多了。”

还有匿名读者跟我们说,“我们刚刚交往的时候,他是一个相当聪明、自信、勇敢的人。即使是这样,每个人心中都有阴暗面,是我激发了他的这一面。”有的人看起来很快乐,但一交往抑郁症患者,自己的所有阴暗面都被带出来了。

在抑郁面前,爱要承担更大的考验。

不止要有爱,还要会爱。

阿尔法心理的咨询师姜巍在这方面给了我们一些建议:

而更多人会有这样一个疑问,“我的伴侣好像也没有抑郁症,只是最近老是低落,这种情况需要干预吗?”

抑郁情绪并不等于抑郁症,但如果任其发酵,或者受到外界的反向催化,它就可能变成抑郁症。姜巍也给了一些作为伴侣或亲友的建议:

爱并不能对抗抑郁症,但会爱,一定能唤起一点什么。那些彼此相对时笑起来的瞬间就是证明,哪怕它再短暂,哪怕结果如何。

“和抑郁症患者相恋一场,我发现,爱从来无法治疗,但可以让人接纳所有,停止恐惧,‘就像神从不回应祈祷,它存在的最大意义,就是允许祈祷。’”

标签:妇科疾病,让人,治愈,抑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