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主义者大都有着不被认可的童年

摘要:暴力即愤怒时失控的行为,它来源于恐惧,对一个孩子来说,最大的恐惧就是家庭分裂。所以,如果这对父母继续闹下去,不去调整关系,少年的网瘾及“并发症”便无药可救。

在童年时期,他们可能很少感受到父母的疼爱,觉得受到忽视,至少是不够重视。于是,成年后,他们对自己通常有着强烈的自我怀疑。

他们的内心深深地渴望着依赖,但是依赖总是和焦虑和恐惧联系在一起。对方越好,对方越是不可替代,焦虑和恐惧就越是加重。如果她不在了怎么办?如果他变卦了怎么办?那就追求独立,追求完美!只要达到一种完美无瑕的境界,最终没有人可以忽视我,我也不需要依赖任何人。我成了我的依赖。问题是,那个可以让我依赖的我,就像挂在驴子面前诱惑它前进的食物一样,永远近在咫尺,但又不可获得。那为什么还要苦苦前进呢?

因为获得父母的肯定和认可于孩子而言是那么的重要。可惜的是,对于他们,父母好像永远都是不会满意的,似乎永远在他们的耳边说着,“你不够好。”在中国,需要再加上一句“看看别人家的孩子!”

在这样家庭环境下长大的孩子,童年时,他们觉得自己不够努力;成年时,他们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多。他们需要通过在某些领域成为第一,达到极致,进入青史才能感觉到被爱和赞美。可悲的是,他们通常又极少满足于自己的任何成就。于是,另一段追求完美的征程又开始了。

马勒将婴儿出生后的二至六个月称作“共生”。在这个时期婴儿感觉与母亲是全能融合的,那会产生一种完美自体的经验。但是随着之后“分离和个体化”的到来,婴儿一方面会有自主的快乐,但是另一方面他会渐渐意识到母亲是独立的,她不是自己的一部分,也不是自己创造出。这个时候,分离的丧失的痛苦油然而生。虽然我们可能再也无法回去,但是那个全能、融合、无缺、完美的状态始终深深地吸引着我们每一个人,特别是当我们受到外部的创伤或是内部的冲突时。

牛津词典中“完美(Perfect)”的定义是:

1.拥有所有必需或可取的元素、品质或特性;成为尽可能的好。

2.在相应条件或质量下没有任何瑕疵或缺陷;没有缺陷。

3.精准无误;精确。

4.对某人或事相当合适;恰好……

与之前绝对式的定义不同的是,第4条是相对式的,它考虑到了人或事,也考虑到了对于主体人或事的匹配,也就是这里所说的“合适”。恰到好处,而非追求无瑕。这总让人想到温尼科特的“足够好的母亲”。“足够好”相对于“完美”,那是允许误差,允许未知,允许商讨的状态。就像卢浮宫内“断臂的维纳斯“,她的断臂给了观者想象的空间。正是这个物理空间的缺失与想象空间的补足,让观者与艺术品有了交互与合作的可能,完成了一次又一次,每个观者心中的独特创造。

对于人的完美,我把它定义为:经过艰辛地努力,你成为可以自己定义的那个人。

我们从一出生或者还没出生就已经存在于很多系统:语言的、文化的、社会的等等等等,而且我们还有一个有很多需要的身体。它们无疑会对“我是谁”产生非常巨大的影响。他们都在阻止我们成为我们自己,他们也在帮助我们成为我们自己。

这里所说的“努力“指的是观察和言说(而非除去)这些附着在我们身上的系统。像精神分析的过程一般,这个“努力”充满着希望和恐惧。我们希望自己理解和被理解,我们也恐惧自己理解和被理解。显然,这需要”经过艰辛“。

最终,我们可以进入那个最初的我,也可以进入那个语言系统的我,也可以进入那个文化系统的我,也可以进入那个社会系统的我,可以进入任何状态下的我,也可以不进入任何一个我。

观念的颠覆——家庭会伤人

传统教条认为,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然而站在心理学层面却不这么绝对,有些心理学家甚至相反地认为“天下无不是的孩子”。他们的立场是人性,而不是观念。

一个孩子降生后,没有能力处理任何事情,他们甚至没有能力生存,而必须事事依赖父母。因此,为了活下来,他们必须学会适应父母的一切,适应,就是不假分别地学习、摹仿与吸收,心理学称之为“共存”。所有的家庭中,孩子与父母都是共存关系。

试想,如果一个孩子降生在一个和谐的家庭,那他/她的共存经验当然也是和谐、健康的,可如果一个孩子降生于一个不良的家庭关系中呢?很显然,这个孩子为了共存,也必须适应不良关系,那么久而久之,他/她又怎么可能不“生病”呢?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一个家庭如果有病,那一定不是孩子带来的,如果母亲在生下孩子后发现老公疏远自己,那说明你们平时只不过是在逢场作戏,那个“疏远”其中早就存在,只不过因孩子的出现而捅破了这层窗户纸。然而,许多父母会将因夫妻不良而产生的怨气发泄在孩子身上,从而产生各种形式的家庭暴力,从而让孩子为他们不良的家庭负责。

但负责的后果,就是破坏孩子的人格——将夫妻关系的遗留问题转嫁到孩子身上,并传染给孩子,使之终生携带。这就是许多人为什么总找不到烦恼的原因,也是他们在不自觉中操作轮回的根源。

因此,我们太有必要斩断轮回了,那么在斩断前,必须找到真正的元凶,请相信,元凶并非父母,而且那些教条,和人们并不了解的那个看不见的经验。在众多经验里,按照对人格的破坏程度,心理学将之排序,它们分别是:性伤害,打骂,分离(抛弃),冷战,制约(排斥、限制、否定、驱迫、定做等);于是,就让我们看一看这些伤害的前因后果。

·颠覆一:性伤害

除人类公认的“乱伦是罪恶”外,有些隐性的性伤害并不为人们察觉,然而有许多人,当他们成年后,对身边的异性及异性长辈特别反感,而他们也不自觉地招致一些不清不楚的关系。但如果将时光退转到他们的童年阶段,便不难找到其实质原因。

严格说来,男孩子在上小学后就不该再与母亲共浴,6岁左右就该独立睡眠,9岁后就该有自己的独立空间,包括不要当着母亲的面换衣服,初中后,母亲则更不应该不经同意就查阅儿子的个人信息。

女孩子从3岁后就应该不与父亲共浴,不过可以拉长与母亲共眠的时间,但最后在小学阶段也要自己睡,而且不要再当着父亲的面换衣服和上厕所;9岁后则不可以经常性地坐在父亲怀里,父亲应该偶尔地抱一抱女儿,而不该过分地接触女儿的身体。初中后,女儿可以与母亲有私房话,但不要与父亲过分亲昵,父女的身体接触最好在青春期之间全部脱离(除分离时或哀伤时偶尔抱一抱之外)。

另外,父母严格杜绝作爱时被孩子看到,甚至不可以当着孩子讲一些成人之间有关性的言语,其实,孩子从父母对自己的把屎把尿,以及平时的互动关系中,已经学到了两性经验,他们对于性的理解,只有到了青春期之后才会真正感受,那时候,家长可以配合学校教育,有的放矢地与孩子沟通。

案例一:无法断奶的心理后果

有一个男生走出大学校门后,满怀信心地到一家公司应聘,由于品貌出众,被安排到办公室工作。主任是一位年近四十的女性,看到这刚分来的小伙子,女主任很热情地接待了他,并在工作和生活上处处加以照顾。

可年轻人对此并不感恩,相反,对于主任时不时地和他单独交谈,以及言行之间的大大咧咧,他越来越反感,特别是当主任问到他一些关于私生活的话题时,他简直想质问对方到底想干什么。

其实主任什么都没想,她就是那种性格,对谁都一样,只不过对刚来的这个小帅哥特别了一点儿,就像母亲关照儿子,或像姐姐照顾弟弟,因此在大家看起来,这也不足为奇。

然而年轻人的心结就在于母子关系,他上了高中还睡在母亲身边,原因有二,第一,是因为父亲长期在外地,从小他们母亲就相依为命;第二,母亲从来就没给儿子安排独立空间,所以男生也认为这一切理所当然。不过,在理所当然的背后,他也隐隐地感到有些不对劲儿,比如当他换衣服和上厕所的时候,都会当着母亲的面,这么大了母亲还会在他洗澡的时候闯进来,不是为他搓背就是给他拿换洗衣服,这让他很不自在。

久而久之,这种不自在转化为无奈和抱怨,他无法将母亲赶出浴室,却把这种积怨投射在女主任身上,这就是他反感的根源。

另外,当他快步入而立之年时,仍然单身,因为他不想亲近女性,经验告诉他,亲密的女人只是妈妈,母亲占据了他对女性的全部需求,同时,他又怕承担男人的责任,因为他实在无法承担陪伴母亲的小大人责任。

案例二:浑身长刺的女生

一位年轻漂亮的医学院女生被分到一家医院,刚开始,大家都非常喜欢她,特别是一些“哥哥们”对她更是关怀备至,对此她也没表示出反感,只不过她的性格有点儿另类。怎么说呢?那些大她几刚的男同事有时候会说一些男女之间的玩笑话,还有个别的男士偶尔会对她和年轻的护士打情骂俏,别人倒没表示出太多歧义,可她受不了,特别受不了,于是,她曾几次让那些“哥哥”或“老师”们下不来台,不是当面指责,就是甩手离开。

逐渐地,那些“哥哥”和“老师”们纷纷疏远她,因此她被同事们称为“冷面美人”。

原来,她的父母长期两地分居,她从小一直和父亲生活在一起,父亲爱喝酒,有时候喝多了,就会要求女儿陪他,但他也没侵犯女儿的身体,只是那种反常的感觉,让一天天长大的女儿特别无奈。

她就像妻子一样照顾着相依为命的父亲,特别是有时候父亲揽她入怀时,她不仅能够嗅到父亲的酒气和体味儿,还能隐隐地感到父亲的手脚、心跳,及下体的冲动,这些都让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儿,因为是父亲,她无法抗拒,但自己的身体明明已经发育,应该自重才是。所以,自重与无奈合在一起,形成对男性的仇视与反感,他认为周围的男人都对她心生歹意,所以防御性特别强,就像浑身长满刺的刺猬一样令人无法亲近。

案例三:未被处理的童年创伤

有一位太太提出要和老公离婚,原因是,她发现老公总是偷偷翻看她的手机和网上的信息,还有几次,她在发现老公趁她睡熟后悄悄地去卫生间穿她的内衣……总之,她感到老公极不正常,但看了几次心理医生,情况也没有好转。老公反而将许多精力花在网聊上,与一些女性网友谈话十分暧昧,甚至达到性冲动;这就是道德问题了,太太再也无法容忍。

其实,这还没有上升到道德层面,如果太太了解老公的童年,就不会感到奇怪。

这位先生从小一直生活在母亲身边,小学三年级还和母亲共浴,后来父亲从外地调了回来,他才得以解脱。然而,久旱逢甘雨的父母根本不太顾及孩子的感受,他们的亲密几次被孩子看到,那时的他只是好奇,然而白天,他又经常被母亲指使去跟踪父亲,因为母亲怀疑父亲有外遇……

所有的经验在今天都得以兑现:对太太的不放心,来自童年盯梢的经验(对两性关系的不安);迷恋女性的内衣,缘于童年长期与母亲的共浴(恋母情结);与网友的冲动,缘于童年看到父母亲密时的好奇心所导致的性幻想……这些童年记忆均未得到处理,于是纷纷发作到今天。

研究发现,童年性伤害往往会变现为后天的多种心理及器质型疾病,弗洛伊德认为,儿童对性的认知远比成人想象得要纯粹和感性得多,可以说,所有的亲子接触都涉及到性,因此,家庭中所有的不良经验都会或多或少地对一个孩子造成性伤害。有些是显性的,如上述案例,有些是隐性的,例如未处理好的夫妻关系及亲子关系等。加上一些不良引导,累积起来,使一个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很难确立健康的性观念,那么,他/她就会在后天无法处理两性关系中发生的各种问题,试想,如果婚姻出现问题,一个人还有什么心思去工作呢?

因此,避免童年伤害,对每个人的将来而言,就是防患于未然。

·颠覆二:家庭暴力

曾经给一条小狗做试验:每次喂食时,主人都会打它。

长大后,它的确不乱吃别人喂养的食物,但这条狗具有很强的攻击性,特别是有人手里拿着肉时,或者拿着棍棒时,如果不是主人拉着它,它就极有可能扑上去撕咬。

还有一只藏獒,有一次,主人接待一位客人,然而看家护院的本性使这只藏獒不顾一切地发作起来,吓得那位客人不敢进屋。为此,主人用铁锹的木把敲了一下藏獒的屁股,聪明的它顿时消停下来……

等主人把客人送走后,来到狗舍去看自己的爱犬,却看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刚才的那个铁锹把,已经被咬得粉碎!

被打骂后,两只狗都具有了很强的攻击性,因为它们心怀愤怒,然而我们也不难看出,它们都不会向自己的主人发作,因为它们都有同一个天性:决不伤害把自己养大的主人,因为主人保证了它们的生存。

那么人类呢?

人类似乎比那些动物要聪明得多,其中包括他们他们知道父母打骂是为了他们好。的确几乎所有打骂儿童的父母都有着不约而同的理由:“都是为了你好”,“打是疼,骂是爱”,“棍门出孝子”,“打在你身上,疼在我心里”,“不打不成器”……

然而这些教条仍然无法取代潜意识,事实证明,遭受过打骂的孩子在长大后,都会具有不同程度的攻击性,有的表现在夫妻生活,有的表现为同事关系,有的表现为教育子女,有的表现为反社会人格,还有的内化为身体疾病……

因为他们的心里有岩浆,又无法对制造这些岩浆的主人发泄,“必须靠着父母”生活,这一观念将他们愤怒的能量压抑得死死的,可一旦让他们找到其它出口,那一股股岩浆便不顾一切地喷发过去。

就像那两条狗一样,他们也会伤害别人,而且他们无法自控,甚至对自己的发作毫无觉察,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亲情,就是家庭,就是关系,就是世界。

打骂是一种培训,后果是孩子记住了人类这一互动方式,有的孩子为了抗打,让自己的身体加厚,成为那种强壮的人;或者让自己变得瘦弱灵活,成为那种容易逃脱的人;或者让自己成为那种性格倔强的人,以便让自己侍机报复;或者让自己成为那种性格暴虐的人,以便向社会宣泄愤怒……

有些童年经历打骂的人,长大后会以一种和蔼可亲的面貌出现,而一旦与某人产生了亲近关系,或情人,或配偶,或孩子,他们便会不自觉地暴露出原生家庭的本色,像那条疯狗一样发作,因为伤害发生在亲近关系里,所以亲人便自然地成为投射对象。这就是心理治疗中经常遇到的那种“过去的受害者往往会发展为后天的迫害者”。

打骂,在家庭伤害中仅次于性侵害(乱伦)。它伤害的不仅是皮肉,更重要的,是它破坏了孩子的心灵和人格,让一个人很难在自信中高质量地生活。

真正的爱应该是亲密,应该是拥抱,是接纳和理解,是陪伴与分享,如果孩子得到这种经验,那他们将来也将把这些真正的爱奉献给社会。

案例一:父子创伤导致职场失利

三十而立的成先生因屡战屡败的职业生涯而找到我,究其原因,原来是他总无法与和睦相处,但显然这并非本质原因,因为他的性格里写着一条信息:“必须与权威对抗”或者是“权威总会伤害我”。

是的,没有一条反社会或反权威人格不与上述两条观念有关,而这种观念,一定来自家庭,特别是父亲。

研究发现,那些习惯与规则对抗,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喜欢犯上的人,往往在童年有一个过分严厉的父亲,说得再难听些,就是这些孩子因长期经受父亲的打骂,而将无法宣泄的愤怒积藏于心,等长大后发泄于外,对象一定是规则和权威,因为这就是父亲在家庭的象征意义。

成先生也不例外,他正是在父亲的打骂下长大的,虽然他被父亲打出了一纸文凭,却也被父亲造就了一个对抗的人格。他的潜意识里早就得出一项结论:“反正权威人士一定会伤害我”,因此,他反复在单位,不自觉地创造童年经验,创造那种“被衣食父母伤害”的关系,即便某位领导没有挤兑他,他也会感到深深的不安,因为和平共处不是他的经验。

对于成先生,调整的唯一方式就是将父亲遗留在他心中的愤怒,通过哀伤释放出来,就像当年遭到打骂后的哭泣,再用今天成人的理性和力量重新检视过往的发生,在心里重塑一个完美的父亲,这需要两种方式,一,是父子共同完成,父亲要为当年的过失向儿子道歉,这种方式最直接,也最有效,但实践证明,大多数父亲没有这种低头的勇气。二,是当事人自己告别童年创伤,让自己作自己童年的父亲,保护那个孩子,不去影响父亲,而只是调整自己。

案例二:被母亲打死的女孩儿

小红是我家的一个邻居,她从会说话就生活在妈妈的吼叫中,有时候她并没犯错,也会招致母亲一顿打骂,后来得知,妈妈因生了她而经常遭到公婆的白眼和先生的冷遇,他们说媳妇没本事为他们生个儿子……

不管大人们如何愚昧,战火蔓延到了小红身上,妈妈常常是越说越气,“我怎么那么倒霉?早知道我就不该生你!”

那可真是打在女儿身上,疼在妈妈心里,因为妈妈就是在打自己(母亲常常把女儿当作另一个自己)。可小红感受到的,就是疼痛与贬损,甚至还夹杂着强烈的羞辱与恐惧——她就是在这种环境下一天天长大的,到了青春期,她也开始发育,也有人追求,也嫁了人。

可是厄运并未因婚姻而休止,她的第一胎就流产了(是个男孩儿),之后,老公对她的态度陡然改变,连作月子时都不照顾她,这一切,导致她的抑郁症终于暴发出来。于是,在与老公发生了第99次冲突后,她找了一个下午,在一处废旧的地下管道,吞下了大量的安眠药……

她的口袋中有一封遗书,上面写道:“老公,对不起,我没给你生儿子,我真没用,我不该活着……”

真正杀死她的,难道真的是那些安眠药吗?不是的,是那些早就积存于心的童年创伤,“妈妈不要我,讨厌我,我不该存在”,那么,当这些信息再一次被流产事件及夫妻矛盾激活后,便进一步得到印证,“没错,我就是没用,妈妈说得没错,生不出儿子就是罪恶,就不该得到亲人的爱,就应该遭到抛弃。”于是,她抛弃了自己,选择了消失。

无数的数据证明:得不到母爱的人,健康指数普遍不高,遭到母亲伤害抛弃的孩子,长大后普遍存在着自虐、自残、自贬等特质,抑或是上述自杀等不同程度的自暴自弃。因为母亲是给予生命者,同样也具备彻底破坏生命的能力。这一点,是父亲无力而为的。

案例三:父母合力绞杀,女儿一生坎坷

青青也是与我小时候一起玩大的女孩子,她小我一岁,婚龄却只有2年,也就是说,她是40岁才成家的,而且老公是大她9岁的离异男子。

童年时,我们总一起去托儿所,所以我可以在路上经常看到她,可几乎每一次,我都会看到她在与父母对抗,因为她不肯去,越不合作,父母越是合力,有时候,母亲打累了,父亲接着上,她仍然在双脚乱蹬,拼命哭嚎,于是每每到托儿所时,嗓子都是哑的。

至今我都没搞清楚她为什么那么不爱去托儿所,我只是了解到,她考大学时报了一所离北京特别远的省会院校,父母让她学医,她却学了工;父母不许她在外地找男朋友,她却偏偏与那些当地的社会青年鬼混;后来到了年龄,父母让她结婚,她却开始单身生活,做起父母最不齿的生意来,而且做得还不错。

表面上看,青青是在处处与父母较劲,然而在更深的层面,是一股股从愤怒到恐惧的暗流——报考的大学离父母远远的,以躲开那个打骂;不学父母指定的专业,是恐惧学医的人都只顾事业不顾孩子(父母就是学医的);与社会青年鬼混,是想让自己尽快适应社会而脱离家庭;不想结婚,是怕再次进入家庭而重现伤害;找一个大自己9岁的离异老公,诣在摆脱原生家庭的父母模式(年龄接近),同时又在寻找一个父亲的替身(保护自己)。

但后来得知,即便如此她还是出轨了,她找了个小她几岁的男生作情人,老公问到她,她还理直气壮地与之对抗,最后到法院了结婚姻。

是的,她真的无法面对正常的婚姻生活,因为在家庭里,她得到的全部都是排斥和恐惧,因此她无法与亲人和谐相处,找一个年龄小很多的情人,是为了逃避家庭责任,同时又证明自己比较强大(不再被欺负)。

有关暴力伤害的案例真是不胜枚举,这在以后的章节中仍然会详细阐述,需要说明的是,在打骂经验下成长的孩子,他们的一生将无法脱离暴力环境,即使亲人不再是父母,他们也会千方百计地将亲人复制成父母(原来的样子),目的只有两个:以投射的方式报复父母;在报复过程中改变童年经验,拯救童年的自己。

这就是“未完成事件”在生命中的反复轮回,若未得到处理,这些事件创伤终将一生地挑战自己的每一个阶段,这才是人生最痛苦的事,因此,请天下的父母不要再为孩子制造创伤。

·颠覆三:致命的冷战

冷战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就是冷暴力。对孩子而言,它还不如暴风骤雨式的打骂来得痛快,因为雷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可冷战就不同了,它是久久不肯散去的阴云,始终笼罩在孩子的头上,只要一回到家,孩子即感到窒息,而为了与家庭共存,他们也只得让自己适应父母的冷战关系,即:把自己也搞成反常状态。

案例一:一碗冷面

一个小女孩儿端着一碗面条周旋于父母之间,那是她刚泡好的一碗面,因为5岁的她根本不会煮面。

来到父亲面前,她怯声声地说:“爸,你吃饭吧?”

爸爸毫不理睬地挥挥手,“不饿,气都气饱了。”

遭到白眼儿的女儿无奈地转过头,端到妈妈面前,“妈,你饿了吧?”

母亲看了眼面条,又瞄了眼父亲,“不吃!”

女儿尴尬地停在原地,泪水流到碗里,她无奈地端着那碗面,面对着两个无语、较劲的大人……

她曾是我的一个同事,据她说,父母长期冷战,各不相让,其实也没什么原则性问题,就是性格不和。父亲是位军人,母亲是位老师,当然,他们的脾气与职业关系不大,不过我的这位同事,直到40岁还没有结婚。

这与她的相貌无关,相反,她是单位公认的美女,因此追求者众多,只不过,据她自己说,就是爱不上别人。

其实,她不是爱不上,而是不会爱,或者说,是不敢爱,不敢接受爱。道理很简单:家庭就意味着貌合神离,冷战,伤心,无奈与尴尬,那我还要成家干吗?

那个当年端着面条左右为难的小女孩儿,站在父母中间时,只不过获得了这种经验,唉,任凭她再以自己的微薄之力去调和父母关系,也是无奈,这个无奈让她恐惧再一次将自己沦陷其中。

案例二:冷漠的小大人

还有一个步入而立之年的男孩子,他倒是结婚了,不过刚度过蜜月,小夫妻就开始闹矛盾,年轻的妻子说老公不和自己沟通,就算她再发作,对方也是个闷葫芦,可与此同时,老公的母亲却总站出来为儿子出头,老公就像个没长大的男孩儿,在婆媳矛盾时毫无作为。

没错,他就是没有长大。如果说他到了该结婚的年龄,那么他并未为此做好准备。或者说,他不知该准备些什么。

妻子说,老公太依赖母亲,有事就对自己妈说,在他们母子之间,她根本就是个外人,似乎这结婚的人不是她,而是他们母子。

其实年轻的妻子不明白,老公与母亲早就是个牢不可破的同盟,并且在她还没有进入这个家庭的时候,母子就已经分不开了。道理也不难理解,因为老公的父母不和,长期冷战导致老公学会了闷闷不乐,同时,母亲有心里话只能对儿子说,儿子成了她的倾诉对象,承担了代理父亲的责任。

那一切就理所当然了,儿子需要母亲为自己出头,因为他们才真正的同盟,连父亲都无法介入,这个外来的妻子就更不用说了。再者说,儿子向父母那里学习夫妻关系的模式,既然父母没话说,那么自己与妻子也就没什么交流了。

案例三:讨人嫌的男生

如果有人认为上述两个案例与亲子教育的内容关系不太大,那么就来看看成成的故事。

刚上小学的男孩子成成个头矮小,坐在第一个却不爱举手发言,老师说他上课爱搞小动作,写作业也比较马虎,几次小考下来,他都错误百出,另外,被男生一向看重的体育课上,成成也不是个佼佼者,因为他连女生都跑不过,综上所述,成成在父母和老师眼里,简直是一无是处。

可成成还是有“特长”的,就是有事没事总爱招惹别人。嘴上总不肯认输的他经常被个头比他大的男生打哭,于是他跟那些女生叫板,竟也被女生“修理”。然而弱小的成成还是坚持着他的挑衅——你们越是不理我,我就越来劲。

好了,答案终于揭晓了:成成这么做,就是为了引起别人的关注——就算你们打我,骂我,也不是不理我。看,他在做套,许多小同学也因此落入了他的圈套,可他的下套又是跟谁学的呢?

每天放学时,成成的母亲也会像所有的家长一样站在学校门口,等待着儿子背着小书包出来。可这位母亲的表情总是很严肃,确切地说,就是总跟别人欠她钱似的。看到成成过来,她也不像其它家长那样迎过去接过书包,问这问那,甚至看见班主任也不打招呼。成成走到她身边,她一把拉过儿子转身即走,好象生怕有人注意到她。

知情人告诉我,成成的母亲是位专职太太,爸爸是一家公司的高级白领。按说结构没什么问题,然而他们之间似乎不像夫妻,因为人们既看不到他们两口子在小区出双入对,也从未听到过这位母亲谈论过家人,有人甚至以为她是位单亲母亲。

可事实并非如此,成成的父亲经常会开着车很晚回家,这似乎也没什么。可成成有一天道出了“天机”——

他说,那天早晨被妈妈打了一巴掌,因为他早晨磨蹭,之所以磨蹭,是因为他还在睡懒觉,之所以睡懒觉,是因为夜里被爸爸、妈妈的吵架声惊醒,虽然他们没有大吵大闹,可还是被敏感的成成听到。妈妈好象骂爸爸不是人,爸爸好象骂妈妈不知好歹,他们好象还涉及到“离婚”这个词……

成成被父母的争吵吓坏了,后来几乎就没睡再着,直到凌晨才勉强入眠,所以他到点儿没有起来。也因此,愤怒的,同样在闹觉的母亲打了他,当然,母亲自然有理由打他,因为他弱小,因为他无力反抗,因为他磨蹭,也因为母亲有愤怒。

那么成成平时的表现就显得十分“合理”了:力不如人,是因为父亲陪伴的少(父爱是一个男孩子的力量源泉)。招惹别人,是因为在家没有人理睬他,除了母亲的抱怨和无语之外,他再也没有感受到其它小同学的那种被关注,于是他用这种方式招惹别人的注意,为什么以这种方式?因为只有在他表现不好时父母才会“理”他,所以他也就只能在学校“出此下策”。成绩不佳,也是冷战的产物,因为成成无心念书,没有人关注他的学业,没有人引导他,因为父母自己还内耗呢,哪儿会有精力去陪他?

成成的父母很要面子,白天从不吵架,只有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沟通”,再说白天他们也难得见面,母亲由于感觉自己像是在守活寡,那天夜里终于向老公发难了,老公自然也不示弱,两个人争吵到很晚,想必那天夜里除了成成外,夫妻二人也没有睡好。

一般来说,在冷战家庭成长的孩子普遍性情孤僻、抑郁寡欢,因为他(她)生怕自己稍不留意间点燃父母之间的战火,所以还不如让自己战战兢兢、察言观色,同时,巨大的阴云也使得他(她)因见不到阳光而没有向日葵般的笑脸,那么将来,等到他们长大成人,并有条件成家立业的时候,也自然会将这种病态带入自己的家庭,与配偶相处时,不自学地继续创造冷战关系或其它形式的对抗关系。

我们常在生活中遇到一种人,他们总抱怨配偶,女人唠叨,男人牢骚,越是亲近就越发作,总让亲人感到别扭,抱怨令周围的人避之不及,而这些人的童年,往往就受到父母冷战关系的影响,今天的他们,只不过是在重复父母的互动模式。

·颠覆四:沉溺性行为

听上去这个题目似乎有些抽象,其实说白了,就是对什么事上了瘾,比如酗酒、赌博、网络或吸毒等。就如同核扩散或毒气弹一样,父母中若有一人成为瘾君子,即会自然地波及到家庭的各个角落,严重者会导致家庭灾难。

这种事例不胜枚举,生活在这种家庭的孩子就如同长期处于阴霾的污染与窒息中,为了与病态家庭共存,他们也不得不把自己搞病(以适应父母的沉溺性行为)。

案例一:受虐倾向

比如有个女生会对那些酗酒的不良青年情有独钟,总想以一己之力拯救不良少年,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适应了父亲的酗酒行为及虐待,虽然她们在童年阶段深深地痛恨酗酒并试图长大后逃之夭夭,却也在潜意识中记录下了这种家庭模式,于是,她们一方面寻找类似病态父亲的男子,另一方面,又试图改变他们。就像她们希望父亲不再酗酒一样,其实,她们是在延伸童年的愿望——寻找父爱并改变父亲,以改变父女关系及父母关系。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些女孩子之所以有受虐倾向了。

案例二:爱上赌徒

有一个女孩子爱上了一个爱赌的社会青年,她一方面总抱怨男友的赌博,另一方面又在不住地提供用自己的月薪提供其赌资,甚至不惜向亲友借钱来替男友还赌债。

可她的父亲并不好赌,只不过父亲在做生意时总赔,然后再投资,家里的钱用光了,就去向亲友借钱,搞得亲友们都唯恐避之不及,弄得这位父亲成了孤家寡人,有些债主还经常打上门来,父亲躲出去时,母亲和女儿便不得不成为了那些人的出气桶。

因屡战屡败,父亲染上了酗酒的毛病,喝醉时就会拿她和母亲出气,后来父亲因肝硬化而离去,母女从此相依为命、艰难度日。

所以女孩子长大后会无条件供养一个赌徒,在她看来,这是女儿在帮父亲,因为只有帮父亲还上欠债,她和母亲才会得以安生,虽然已经长大,父亲也已经离去,可童年的阴影仍没有散去——那个小女孩儿依然因恐惧而沉溺于受虐环境。

案例三:网络暴力

一个网迷少年在网上认识了早恋的女友,后来他们见了面,相处一段时间后,女孩子提出分手,男孩子经不住这种打击,不惜对女友施暴,受到处罚后,更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每天只是上网,几乎以网络为家,无心念书,也没有其它兴趣,面色憔悴,衣冠不整,却只在上网时废寝忘食,就像一个小疯子。

碰巧的是,他的父亲是一位IT精英,业绩非常突出,技术全面。只不过,他们夫妻关系不良,可能是因为工作太忙,父亲在家的时间十分有限,母亲又是个爱唠叨的人,经常查看父亲的手机,查阅父亲的电脑,翻父亲的口袋和公文包,父亲加班时,她会打电话对父亲的去向刨根问底,父亲回来后,她也会不住地盘问细节。为此他们经常吵架,甚至闹着要离婚,根本无暇关注他们的儿子。

可能是受到父亲工作性质的影响,儿子从小便对网络感兴趣,因为他常看到父亲坐在电脑前工作,这本来十分容易理解。可后来的事却对孩子造成刺激,听到父母吵架,他自然地试图回避,现实环境的不良使得他“钻入”了网络的虚拟世界,在那里,他想怎样就怎样,不像在家,他说了不算。他可以让虚拟环境听他摆布,可以通过鼠标和键盘创造出他想象中的一切,在那里,他是一个成功者,一个强者,一个足可以使他忘掉家庭的人。

可骨子里,他是那么地恐惧家庭破裂,所以当网络女友提出与其分手时,他不顾一切地加以“挽回”,其手段也与父母同出一辙——强迫与施暴,就像父母吵架时闹离婚一样。

暴力即愤怒时失控的行为,它来源于恐惧,对一个孩子来说,最大的恐惧就是家庭分裂。所以,如果这对父母继续闹下去,不去调整关系,少年的网瘾及“并发症”便无药可救。

沉溺性行为的范围很广,研究发现,生活中大部分负面经验来自童年阶段所感受到的沉溺性行为。除上述典型的成瘾之外,暴饮暴食、抱怨、牢骚、反社会人格、打骂、苛责、羞辱、溺爱、否定、强迫、纵欲、暴躁等均有可能成为一个家庭,乃至家族的“遗传基因”,这些特质在无形中被孩子吸收、内化,并在长大后不自觉地被带入他们的所有关系,特别是家庭关系中。

事实证明,这些不良经验不仅损耗着人们与环境之间的关系,而且大部分身体疾病均与之有关,因此,为了孩子的身心健康,父母也要反省自身的不良经验,要知道,在举手投足间,你的一切已经影响并传递给下一代。

标签:妇科疾病,不被,主义者,童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