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发性头痛与抑郁焦虑 互为风险因素

摘要:其实最方便的是从神经递质角度入手,首先改变神经递质水平。以五羟色胺(5-HT)、去甲肾上腺素(NE)为主要作用改变大脑对疼痛的反应。   偏头痛在情绪抑郁焦虑中起很重要的作用。综上可知,原发性头痛往往是慢性化偏头痛,其中最常见的是非典型的慢性偏头痛(约占80%),而这些患者有相当大的部分合并药物滥用,而药物滥用常有人格和精神心理方面因素,与偶尔发作偏头痛的患者相比,慢性偏头痛伴人格特质的患者有明显差别,且有更多的焦虑和抑郁共病情况。

  一项入组2715名患者的美国研究,合并所有偏头痛、癫痫、高血压、糖尿病,发现共病率最高的是抑郁焦虑,其次是双相障碍和焦虑抑郁相关的躯体疾病,包括IBS、慢性疼痛、慢性疲乏以及免疫功能异常等等,所以,无论是在发病初期还是整个疾病过程中,抑郁焦虑是主要症状。在2016年1月份发表的一篇综述中,发现偏头痛患者共病抑郁和焦虑的发生率一般在50%及以上。另一项探究偏头痛和抑郁症之间关系的为期两年的随访研究,发现抑郁患者较无抑郁的患者发生偏头痛的风险高3.4倍;而偏头痛患者相比无偏头痛患者发生抑郁的风险高5.8倍,即偏头痛与抑郁互为风险因素。

  抑郁的严重程度和偏头痛慢性化的风险是否有关?美国偏头痛流行病学预防研究纳入两万多名患者,表明中度及中重度抑郁患者患偏头痛风险为1.81-1.82,将近两倍,证实抑郁严重程度越高患偏头痛的风险越高。

  原发性头痛与抑郁焦虑

  共病机制初探

  最近研究发现在偏头痛患者中,先兆性偏头痛与抑郁之间的遗传相关性比无先兆性偏头痛更高。很多影像学研究发现偏头痛患者有结构性的损害,因慢性疼痛主要引起前额叶背外侧丘脑和颞叶的灰质神经元丢失,而这些部位共同参与疼痛的认知和情感信号的整合。

  此外,功能性疼痛不仅仅是皮层的感觉,它由感觉、情感、认知三个因素整合。近几年对于偏头痛功能神经研究发现,偏头痛患者前额叶、前扣带回、岛叶前部、海马这些区域存在结构和功能异常,而且有神经环路上的联系,偏头痛患者发现岛叶前部,触及视觉听觉皮层,还有丘脑环路功能增强,包括杏仁核、岛叶片、丘脑、感觉皮层环路功能增强,也就是说这两者之间存在明确的功能神经环路上的联系。

  而这些环路功能的改变被认为跟神经递质相关,前扣带回皮质、杏仁核、中脑脑血管周围灰质、周脑腹内侧水质以及小脑外侧是疼痛下行和上行的调节通路,其中又包括下行的异化性调节(涉及到的神经递质有谷氨酸、五羟色胺),以提高人体对疼痛的警觉性;一旦调节过度,则需通过阿片类物质、五羟色胺、去甲肾上腺抑制传导通路实现下行抑制性的调节通路,从而避免非伤害性刺激引起的疼痛。这样一些功能和神经递质变化对治疗有何启示?

  原发性头痛与抑郁焦虑

  共病的治疗

  其实最方便的是从神经递质角度入手,首先改变神经递质水平。以五羟色胺(5-HT)、去甲肾上腺素(NE)为主要作用改变大脑对疼痛的反应。

  抑郁患者的5-HT水平下降,当抑制作用减弱以后,即使非伤害性刺激(如维持关节站立姿势时的肌肉收缩、肌肉紧张以及肌肉收缩关节运动等等)也会引起疼痛导致慢性疼痛症状,治疗本身可以放大下行5-HT的抑制作用,抑制非伤害性刺激疼痛上传;其次,正常情况下NE可以抑制非伤害性刺激疼痛上传,而焦虑抑郁患者该功能下降以后,就会诱发更多的非器质性疼痛的症状,一旦使用SNRI类药物,其生理学作用又重新恢复。

  总之,精神上的痛苦和身体上的疼痛往往是并存的,人会因痛苦而疼痛,也会因疼痛而痛苦,尤其对有慢性疼痛的患者,临床医生更应该全面关注其症状,包括各类躯体症状和精神症状。在诊断时一定要谨慎,疼痛轻度部位不能说明是原发性的还是继发性的,即便诊断原发性疼痛,慢性伴有焦虑抑郁也需要综合治疗。

标签:妇科疾病,原发性,互为,焦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