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过去才有更大的创造

摘要:一个痛苦之身比较轻微的婴儿,相较于那些痛苦之身较为沉重的婴儿,长大成人以后,不一定会在灵性方面进化得比较快。事实上,情况通常是相反的。有沉重痛苦之身的人,与痛苦之身较轻微的人相比,通常比较容易在灵性方面觉醒。

  赛斯哲学体系提到“我创造我自己的实相”,可是如果你没有放下过去的实相、执着,你怎么创造?

  我们从来都没有学习如何放下,两手提满了物品,如何再拿东西;头脑装满了过去的观念,如何装得下新的观念。当你执着在过去的惯性模式,如何开始新的人生。

  如果我们从来没有好好的告别过去,我们永远都没有办法真的活在当下、适应、接受未来与新的改变。

  很多人没办法接受命运的改变,其实关键在于你从来没有跟过去好好的说再见,从来没有放下所执着的过去。

  成功者就不会变忧郁吗?你们以为只有那些“失败组”的人,才会得忧郁症或自杀吗?

  错!人生“胜利组”的自杀率不一定比较低,将来也会有越来越多的忧郁症属于胜利组的。

  因为失败组还想要成功,薪水少会是个动力。

  但所谓的胜利组、所谓钱有赚到又不是很有钱的、结了婚有孩子的、各方面被肯定的成功组呢?只能等着失败,胜利成功组发现“我已经得到了很多,可是我不快乐,而且我还可能会有失败的风险,现状顶多维持一样”。

  当你可以把你过去的、现在的人生全然放下的时候,你就可以跟你的过去完全告别,这是一种心情、感觉。

  如果因种种执着而放不下时,你就开始不了任何新的未来,于是人生产会生两个字“无聊”,越来越索然无味。

  任何我们的人生问题、所有我们认为的适应不良,都在于我们没有好好的告别过去。

  例如,新的婚姻生活、新的环境、新的蘵场生涯,甚至所有的痛苦。

  我们可能会以为过去的失败,才是我们的阴影,才是内在的折磨,需要面对、释放。

  但是有没有想过,过去的成功、过去习以为常的日子会不会也是你的阴影。

  当我们说告别过去时,不只是失败的过去,失败的阴影反而你告别的更快,努力想让自己变好,所以告别负面失败的阴影并不难。

  真正让我们痛苦的,告别不了的,反而是“好”的过去。

  例如,以前你都住豪宅开名车,以后如何再去住普通的房子;或者夫妻恩爱一甲子,其中一方离开了,你告别得了这个过去吗?老年人为什么不容易适应新的环境,如果过去他很成功、辉煌、高官、所有人都听他的,他怎么告别过去。

  所有你生命想追求的,可能就是你该告别的。

  最苦的苦是什么?没有苦的苦,说不出的苦。

  所以很多人认为他们明明过得很好、明明没有事情烦恼、不可能得忧郁症,可是就是不快乐。

  因为你没有一个别人认为的苦要去打破。

  》》》我们告别不了的是过去的辉煌、过去你认为你达到的。

  》》》我们告别不了的是我觉得我能做,但不能做到的。

  》》》我们要舍的不是负面的过去、过去的阴影与失败。

  》》》我们要舍的是你心中最放不下的、最舍不得的。

  》》》我们要舍的其实就是过去你一直在追求的东西。

  当那个心念出来了,表示你们才真的要进入内在心灵的世界、走上解脱放下、心灵更大财富的历程。

  但这个“舍”,不是今天就把所有财富放弃,这是一种“因无所住而生其心”的心境。

  我们没有想拥有任何东西,所以我想拥有的可以瞬间放弃,但是随时在不断成长过程中,我将获得更大的创造能力。

  你随时随地都可以告别过去,不论是不好的还是好的,因为没有告别过去,就没有未来的开始。而我们永远必须要学习如何跟我们所有的过去说再见,告别是为了更大的创造。

  当任何负面情绪升起,如果在当下不能完全地以它的原貌被面对和看见的话,它就不会完全地消失,而会遗留下来一些残余之痛。

  特别是孩子,他们会觉得有些负面情绪过于强烈而无法面对,因此会试图不去感受它们。如果没有一个完全有意识的成人,在旁边以爱和慈悲的理解去指导他们直接面对情绪的话,在那一刻,孩子的唯一选择,就是不去感受情绪。很不幸,当孩子长大成人时,那个早期的防御机制通常还是存在。那个未受认可的情绪一直在他或她之内存活,然后以间接的方式显现出来,像焦虑、愤怒、突发的暴力、郁闷的心情,甚至身体上的疾病。在有些例子中,它还会妨碍或是破坏每一份亲密关系。大部分的心理治疗师都碰到过一些病人,刚开始的时候,都说自己的童年非常快乐,最后的事实却完全相反。这些也许是比较极端的例子,但是没有人的童年可以免于情绪伤痛的。即使你的双亲都开悟了,你还是在一个大部分都是无意识的世界中长大。

  那些没有被完全面对、接纳和放下的强烈负面情绪,会残留余痛,然后会结合起来形成一个能量场,在你身体的每个细胞中存活。它不仅包括了童年时的痛苦,还有后来在青少年以及成人时期加诸其上的痛苦情绪,而这些大部分都是小我的声音创造的。当虚假的自我感是你生活的基础时,你生活当中不可避免的伴侣就是这种情绪上的痛苦。

  这个在每个人之中存活的能量场,是由陈旧但却仍然十分活跃的情绪所组成的,它就是痛苦之身。然而,痛苦之身的本质并不是个人化的。它也继承了无数人在人类历史上所受的痛苦,包括不断的种族战争、奴役、掠夺、强暴、虐待,还有其他形式的暴力。这些痛苦还是存留在人类集体的心灵中,而且每天都还在不断地增加。只要你收看今晚的新闻或是看一下人际关系之间的剧码,就能够得到印证。人类集体的痛苦之身很可能已经编入每个人的DNA(基因)之中了,虽然我们还没有在DNA中找到它。

  每个新生儿来到这个世界上时,就已经带着情绪的痛苦之身而来了。有些痛苦之身比较沉重,稠密。有些婴儿大部分的时间都很快乐,但有些内在却好像带着极大的愁烦降生。虽然有些婴儿是因为照顾和关爱不够而啼哭不止,但有些却无缘无故哭泣不休,似乎要让周围的人也和他们一样地不快乐,而通常他们都能做到。这些婴儿分担着一部分很沉重的人类痛苦而来到这个世界。还有些婴儿常常哭泣,是因为他们可以感受到父母散发出来的负面情绪,这让他们十分痛苦,而他们本身的痛苦之身,也会借由吸收父母痛苦之身的能量而增长。不管是哪一种情形,随着婴儿身体的成长,痛苦之身也随之而长。

  一个痛苦之身比较轻微的婴儿,相较于那些痛苦之身较为沉重的婴儿,长大成人以后,不一定会在灵性方面进化得比较快。事实上,情况通常是相反的。有沉重痛苦之身的人,与痛苦之身较轻微的人相比,通常比较容易在灵性方面觉醒。虽然有些人还是困在厚重的痛苦之身中无法动弹,但很多人到了一个地步会再也无法忍受自己的苦恼,因此他们想要觉醒的动机就会变得很强。

  为什么耶稣受难的身体——因痛苦而扭曲的脸孔,因无数创伤而流血不止的身体,在人类集体意识中是如此重要的一个形象?数百万人,尤其是在中世纪时代,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内在和它起了共鸣,如果不是无意识地认出了它正是他们内在实相(痛苦之身)的外在显现的话,就不会与之产生如此深的联结。他们的意识虽然还不足以直接地在自己内在辨识出痛苦之身,但这是开始觉知到痛苦之身的第一步。基督可被视为人类的原型,具体显现了人类的痛苦和转化超越的可能性。

标签:妇科疾病,更大,才有,放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