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刀:儿童精神科医师不足500人!

摘要:在没有儿童精神科医生的地区,精神疾病患儿通常由成人精神科医生诊断和管理,看上去似乎是一个“权宜之计”。然而,一些中国的儿童精神病学专家表示:“专注于成人精神障碍的临床医生对儿童精神障碍的关注不够。[1]”

日前,一篇名为《ThescarcityofchildpsychiatristsinChina》的文章发表在顶级期刊《Lancet》的精神病学子刊上,在揭露了目前我国儿童精神科医师资源极度短缺的现状的同时,也给儿童精神医学的发展指明了曲折的求索之路。

2015年,中国政府白皮书指出,中国的儿科医生人数不足10万,将近每4000名儿童才配备1名儿科医生。是以近年来,儿科急诊频频曝出因人手不足而停诊的新闻,儿科医生资源不足的问题日益凸显。

然而在儿科医生短缺的巨大阴影下,另一个被许多人忽视的严重问题在于:我国专业的儿童精神科医生的缺口比儿科医生更恐怖!

为什么我要用“恐怖”来形容?

我国有大约4.2亿0-14岁的儿童[1],而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显示,在发达国家和少数几个发展中国家,2005年儿童和青少年精神障碍的患病率为12%-29%[2]。这表明中国有5000万至1.2亿儿童因罹患精神障碍而需要专业治疗。

而对应的我国有多少专业的儿童精神科医生呢??——全职不足500位!

我们来算一下患者/医生比:这个比率相当于每10-24万精神障碍儿童才配备一名专业医生,且这些医生的还大多分布于北上广等经济发达地区。

缘何儿童精神科医生缺口

如此之大?

1.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

与其它儿科医生相似,精神科的小病人也存在表达能力差(还有相当部分甚至不会说话)描述病情全靠家人的情况,儿科的精神疾病的严重程度和复杂程度不亚于成人,而且病情变化更快,因此儿科医生需要更好的判断能力和沟通能力。

给孩子看病、尤其是精神障碍,不仅需要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而且也面临纠纷多、风险更大的困境。但各种成本并没有在医疗定价体系中有所体现,甚至在治疗意愿较高的北上广地区,儿童精神科医生的收入也仅仅和发达国家持平[1]。

2.专业培训以及认证体系的缺失

在中国的许多中小城市根本没有专业的儿童精神病学服务,究其根本,原因主要在于目前我国精神科医生的认证体系相对不明朗。

2017年,我国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正式取消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认证,这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了心理咨询市场混乱的问题,但同时也类似于“一刀切”,儿童精神科医生的大坑只能由临床精神卫生专业的工作者、原本已经捉襟见肘的儿科医生以及心理科专业人员来填补。

但同时,在精神病学教育和住院医师培训期间的针对儿童精神病的专业培训很少,许多医务人员对儿童心理健康的理解依旧不足。

儿童精神科医生的短缺

带来什么影响?

首先,这种严重的短缺影响了中国儿童精神障碍的及时发现和管理。

大多数中国儿童生活在农村和欠发达地区,那里几乎没有专门针对儿童的精神科医生。在这些地区,负责儿童保健的工作人员的主要职能是测量体重、身高等躯体发育指标以及最基础的接种疫苗,但他们对儿童的心理健康教育却少有关注。

甚至可以说,没有人培训过他们怎么去看待儿童和青少年的精神障碍,在某些地区,精神障碍患者依旧饱受歧视和折磨。

南京市栖霞区八卦洲镇有一户人家,

因为患精神病的儿子暴力倾向严重,

村民和其家人多次被打,父母不得不将他用铁链锁了起来,

这一锁就是20年的时间。

其次,在没有儿童精神科医生的地区,精神疾病患儿通常由成人精神科医生诊断和管理,看上去似乎是一个“权宜之计”。然而,一些中国的儿童精神病学专家表示:“专注于成人精神障碍的临床医生对儿童精神障碍的关注不够。[1]”

的确,在精神障碍的治疗中,成年人的治疗方式和用药原则和儿童青少年用药均有很大不同,加强精神科医生的儿童精神障碍诊疗培训已经迫在眉睫。

小健康正在院子里自己玩,不时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

村民的眼里,12岁的袁健康和妈妈一样是个“疯子”。

8年来,父亲袁良全为防止孩子乱跑,

只要外出打工就把袁健康与精神病母亲高喜个锁在家里。

我们做了什么?

还需要做什么?

值得庆幸的是,政府部门一直热衷于鼓励心理健康知识教育的开展,加强儿童精神科与普通儿科和儿童保健部门之间的合作。

2013年由现在称为中国健康与保健委员会推动的“儿童心理健康技术规定”要求接受过心理健康知识培训的儿童保健医生能够识别精神障碍儿童并将患者指引到专科医院进行就诊。

此外,政府部门也呼吁加强对儿科医生的精神卫生知识培训以及加强在职精神科医生的培训,积极推动儿童精神病学科的建立。

自2012年以来,中国教育部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建立了20个心理健康教育示范区。示范区的每所学校至少有一名全职或兼职心理咨询师,教育部要求学校心理咨询师注意学生的心理状态和心理活动。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副院长郭延庆强调,应加强对这些从事儿童心理健康工作的人员的管理和培训,使这些人能够识别和管理儿童精神障碍。

政府部门的宏观政策调控是儿童精神医学的建立的基础,但我们还必须明确医疗机构,教育机构和监护人的相应责任。

首先,应改善现有儿童精神科医生的报酬,维持现有的儿童精神科医生队伍,并招募新的儿童精神科医生。

其次,应建立儿童精神病学家标准化培训的长期机制。

最后,应建立一个儿童精神病医疗服务非正式网站,通过该网站可以帮助和管理更多的、缺乏儿童精神科医师资源地区的患者。

标签:妇科疾病,医师,精神科,儿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