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双相障碍 反而更容易得性病?

摘要:双相障碍的主要症状是情绪高涨和易激惹,还有语量增多和语速增快、注意力不集中、睡眠需求减少等。此外,还有活动增多的特点,具体包括工作、日常活动、社交和性行为方面。

心理咨询也许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既神秘又令人害怕的,尤其是当你不知该期待什么的时候。神秘于,我们即将向心理咨询师说出的或许本来就是个秘密,从没有对谁说起过;害怕于,心理医生这个词,让人觉得抗拒。去看心理医生就意味着自己被归为生病或者有问题的那一类,这是我们都想回避和拒绝的。

我们还会有一系列的担心,我要向一位陌生人说出秘密吗?TA会怎么看我?如果我们在街上遇到了,该怎么向朋友或家人介绍?就算这些都不考虑,我的问题多长时间能解决?一次?两次?如果我无法长期坚持怎么办?真的只是“聊天”就能解决我的问题?那我能否自己克服?

这些关于心理咨询的疑惑,也刚好是心理咨询师希望大家了解的。一起来看!

根据这些专家所说,大多数心理从业者有他们自己的心理咨询师——可能不是全程护航,但至少在职业生涯的某些节点上是有的。多数心理学研究生课程甚至要求申请者有被治疗的经历,Smith说。

大多数心理治疗师不会开药给你

这通常是精神科医生的工作,或者是家庭医生的——不是心理咨询师或者社工的工作,Bufka说。但你的治疗师可以跟其他专业人员合作帮你开始或者停止药物治疗,如果你对这方面感兴趣的话。

你不一定要被诊断为精神疾病才求治

一个常见误解是:“你必须得‘疯了’才要去做治疗。”Howes说。“人们之所以去做心理咨询的理由很多,跟精神疾病关系不大。

即使你真的是因为精神障碍才求治,那也没什么好羞耻的。就好像你会因为其他任何身体状况而求助一样,你是去向一个专家询求帮助。

这个通常处在中间地带——当你正挣扎但又没有完全疲惫不堪,人们犹豫着要不要去做咨询,因为他们觉得还不需要咨询。

“但如果你感觉被困住或被情绪淹没,或者你无法照你想要的那样正常生活,那么这是一个信号——你确实需要跟某人谈谈了。”Bufka说。

你的心理咨询师并不会私下跟他的朋友谈论你

“首要原则是保密,”Howes说。“如果我跟朋友或家人谈论我的个案,我很快会失去我的执业资格。”但是,他们可能会就某些个案或延伸的主题,在由可信赖同僚组成的小团体中讨论。

”我们可能每周或者每月小组讨论一些困难的个案,然后从同辈中获得反馈,“Smith谈道。

“虽然我们会讨论个案,但涉及的个案都会隐去识别信息。(译者:譬如使用化名,改动个案中会识别个案是谁的一些信息)

你的心理咨询师大概不会谷歌搜索你

“某种程度上,在不经来访者同意的情况下用谷歌搜索他,无异于是一种越界和违背保密条例的行为。”Smith说。

实际上,他们更愿意谈论你想谈的内容,而不是强迫你解释你周末发在Facebook上的图片。“我不会谷歌搜索我的来访者,因为我的哲学是:我希望一切发生的事情只局限在咨询室中。

“我认为有时人们犹豫是否开始做咨询是因为他们觉得‘假如我去一趟,我就要被牵扯进来10年,并保持每周3次的咨询频率’,这感觉像是一个重大的决定。

然而心理咨询的长短以及频率是非常个人化的,它可以是一次的咨询,或长度为数月的咨询,或者更长的咨询,这取决于你正经历着什么,以及你想达到的目标是什么。

有研究表明,城市成长经历与成年后罹患精神障碍的2倍风险升高相关。预测到2050年,全球将有70%的人口位于城市。因此,揭示城市环境与精神病联系的潜在机制,并制定预防性干预措施,具有重要意义。但是,迄今为止的流行病学研究主要考察城市环境中的不利社会学特征,如社区剥夺和犯罪,而空气污染作为城市环境的一个关键因素仍然没有得到充分研究。因此,伦敦国王学院精神病学研究院的HelenL.Fisher等进行了相关的流行病学研究,研究结果发表于JAMAPsychiatry,以下是简要内容。

该研究旨在揭示暴露于空气污染与青少年精神病经历(psychiatricexperience)之间的关系,并检测这种暴露是否介导城市居住与青少年精神病经历之间的关联。这项环境风险相关的纵向研究是对1994年1月1日至1995年12月4日期间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出生的2232名儿童进行的基于人群的队列研究,并从研究对象出生到18岁保持随访。该队列代表了英国家庭的地理和社会经济组成。在最初的队列中,2066人(92.6%)参加了18岁时的评估,其中2063人(99.9%)提供了精神病经历的相关数据。

因不同污染物对人体影响不同,研究重点评估了4种空气污染物:二氧化物(NO2),氮氧化物(NOx),空气动力学直径小于2.5μm(PM2.5)和小于10μm(PM10)的颗粒物。以2012年空气状况作为模型,重点采集研究对象居住地和经常去的2个场所的空气污染状况作为暴露数据来源。

主要的结局指标是在参与者18岁时通过私人访谈获取的精神病经历数据,并使用2011年人口普查数据估算城市化。研究结果显示,在提供精神病经历数据的2063名参与者中,性别均匀分布(52.5%为女性)。623例受试者(30.2%)有至少1次12-18岁期间的精神病经历。在每年暴露于最高(最高四分位数)水平的NO2(OR,1.71)、NOx(OR,1.72)和PM2.5(OR,1.45)的青少年,精神病经历更常见。而NO2和NOx的联合统计解释了60%的城市化与青少年精神病经历之间相关性。同时,研究注意排除了家庭社会经济地位、精神病家族史、母亲精神病、儿童期精神病症状、青少年吸烟和物质依赖、社区社会经济地位、犯罪和社会状况等混淆因素。研究者认为,空气污染暴露,特别是NO2和NOx,与青少年精神病经历的可能性增加有关,部分解释了城市居住与青少年精神病经历之间的关系。

空气污染与青少年精神病经历之间的关系,可能与空气污染物对脂质和蛋白质具有较强的氧化作用有关。儿童和青少年的活检后研究显示,空气污染可导致嗅上皮和血脑屏障的破坏,导致前额叶皮层和嗅球的神经炎症和神经退行性病变。此外,NO2和NOx与车辆排放密切相关。因此,NO2和NOx与青少年精神病经历的关联可能与生活在繁忙道路附近以及噪声污染有关。

我们都知道,双相障碍的主要症状是情绪高涨和易激惹,还有语量增多和语速增快、注意力不集中、睡眠需求减少等。此外,还有活动增多的特点,具体包括工作、日常活动、社交和性行为方面。除了以上症状外,由于双相障碍患者的认知功能受损,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往往还会伴随一些轻率、不计后果的行为,如疯狂购物等等。

我们刚才提到了双相障碍患者的性欲是明显增加的,而行为轻率不考虑后果。一些证据提示,存在双相障碍患者的患者,发生危险性行为的几率大大增加。然而,目前对于双相障碍和性传播疾病之间的关系还知之甚少,以及治疗双相障碍的药物对性传播疾病风险之间也不清楚。

针对这种情况,来自台北荣民总医院精神科的Chen等人进行了一项研究,其结果发表于近期的JClinPsychiatry杂志上。

这项研究的样本量来源于台湾国民健康保险研究数据库,纳入的时间为2001年至2009年,并随访至2011年。本研究纳入了2.6万名存在双相障碍的青少年和刚成年的患者,对照组为10.4万名年龄和性别匹配的非双相障碍人群。在本研究中,性传播疾病包括HIV、梅毒、尖锐湿疣、淋病、衣原体感染和阴道滴虫病。

使用Cox回归分析校正了人口学资料、精神疾病共病和双相障碍用药情况后,发现双相障碍是性传播疾病的独立危险因素(HR=4.11,95%CI:3.62-4.66)。此外,若双相障碍患者共病物质使用障碍,感染上性传播疾病的风险更高。若患者长期使用心境稳定剂(HR=0.54,95%CI:0.34-0.86)和非典型抗精神病药物(HR=0.82,95%CI:0.71-0.95),其感染上性传播疾病的风险会大大降低。

该研究指出,存在双相障碍的青少年和刚成年的患者,是感染上性传播疾病的风险较高。若患者还共病物质或酒精使用障碍则会进一步升高其风险。长期使用治疗双相障碍的药物,如心境稳定剂和非典型抗精神病药物,则会降低感染风险。

标签:妇科疾病,更容易,性病,障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