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意义 其实就在于选择罢了

摘要:不过,这个梦是关于关系的,一定是她所依赖的对象出现了一些危险,她才会做这个梦,如果单纯是她自己遇到了麻烦,她不会做这个梦。

一切自由,一切真理和一切意义都依赖于个人做出并予以实施的选择。

——奥地利心理学家维克多·弗兰克

我们生命的根本动力是成为自己;

我们天然就有一个精神胚胎;

童年的关系模式会成为我们内在的关系模式,也即人格;

我们不断将内在关系模式投射到外部的人际关系上;

幸与不幸,是我们在内在关系模式的引导下主动完成的;

答案,在你自己心中。

这是我在本专栏系列文章“心灵成长的六个定律”中提出的六个定律。这六个定律可以概括成一句话:

我们的根本动力是成为自己,但这个过程是在关系中完成的。

自我觉察——自己选择自己的人生

相对于“成为自己”而言,我似乎更看重“关系”,这一系列的前5篇文章,不管怎么强调“成为自我”,但文章的大部分篇幅还是放在了关系上,我似乎不断在强调,要理解关系,要接受关系的实质,要放下对关系的另一方的执著,放下埋藏在潜意识深处的改造别人的梦想……

我为什么不把重点放在“成为自己”上,反而把“关系”当成了重点呢?

这有两个原因:第一,我知道我该如何成为自己,但我不知道你该如何成为自己,这只能由你自己去探索;第二,束缚我们走向成为自己的最大障碍,就是围绕在关系上的迷雾。假若破除了这些迷雾,理解了关系的实质,懂得放下对别人的执著后,对成为自己的渴望自动会浮现出来。

我的这个系列文章,甚至我的大多数文章,就是在做第二个工作——破除围绕在关系上的迷雾。

关于我们的心理行为模式,可以概括为一个简单的公式:

B

A————C

A,即Affair(事件),B即Belief(信念),C即Consequence(结果)。看起来,事件直接导致我们的行为结果,但其实,这中间由我们的信念做了大量的加工工作。

B可以视为信念,也可以视为一个人格系统,一种对话,即内在的关系模式中,“内在的父母”与“内在的小孩”的对话。不管你怎样理解,都不是特别重要,特别重要的是,如果我们想令自己的人生具有真正的价值,我们必须对B进行深度的了解。

假若对B没有丝毫的了解,那B对我们而言就完全是一个“黑匣子”,而我们的心理行为就是纯粹的自动反应,一个事件直接激起我们的一个特定反应,我们或许感觉很爽,但我们对这个过程没有丝毫的控制能力。

假若对B有了深度的了解,那我们的心理行为就有了自主选择的色彩。深度的了解一旦发生,B一定会发生剧烈的变化,即便暂时没发生变化,它也不再是一个“黑匣子”,那么当一个事件发生后,我们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自动出现一个特定反应,而是会加以控制、进行分析,然后再主动选择更合理的反应。

从内在关系模式的角度看,如果你对B没有深度的了解,那么你基本上就是一个纯粹的原生家庭的产物,你彻彻底底地陷在家族命运轮回的链条上,一个完全了解你的内在关系模式的人,可以轻松对你的人生做出一个准确的预言。

这也就是说,你的一生是白活的,你不过是一个家族的自动产物。

但是,一旦你对B有了深度的了解,你就可以在相当的程度上跳出家族命运轮回的链条了。这样一来,你的人生将不再只是一个别人的生命的延续,而有了你自己的意义。

未经省察的生活是没有价值的,苏格拉底如是说。我想,这位古希腊先哲的话可以从上述的角度来理解,即你必须省察你的生活,然后再根据你的了解,对你自己的人生作出选择。

很多人会告诉你,活着是为了什么。并且,为了帮助你达到这个目的,他们还发明了许多办法。

然而,每当听到这样的教导时,我忍不住会想,假若我按照这些办法做,那我的人生,究竟是我的,还是他们的呢?因为同样的道理,我在文章中更重视描述和分析,而不愿意提供办法,我是本能上不乐意这样做。

印度哲人克里希那穆提说,唯一重要的是点亮你自己心中的光,而要达到这一点,你要做的就是自我觉察。

自我觉察,如果用心理学的术语来解释,就是将潜意识的内容意识化。一旦你的习以为常的价值观、信念和教条背后藏着的潜意识的“黑匣子”的内容被自我觉察的光照亮,那些以前控制着你的一些非理性的东西就可以消失了。

对此,德国哲学家尼采也说过一句著名的话:“知道‘为什么’而活的人几乎能克服一切‘怎样’的问题。”

亲密关系是决定人生是否和谐的第一关

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最需要知道“为什么”的,是亲密关系的奥秘。假若我们的亲密关系一塌糊涂,那么我们的生命质量也会一塌糊涂,而不管你在其他方面多么卓越多么富有。

我认为,我们的一生有四个重要的关系:

1)自己与自己的关系,即孤独;

2)自己与最值得珍惜的人的关系,即亲密关系;

3)自己与社会的关系,譬如友谊与事业;

4)自己与世界的关系。

我们若想拥有一个和谐的人生,那意味着我们在这四个关系上都做到了和谐。但是,亲密关系是第一关,假若这一关过不了,根本没和谐可谈,那么其他三个关系也一样是谈不上和谐的。

我之所以认为亲密关系是第一关,这是由亲密关系的特质所决定的。所谓亲密关系,不外乎两种:亲子关系、婚恋关系。如果你原生家庭的亲子关系基本上是和谐的,那么这个关系最终会内化到你潜意识深处,成为你人格的基石,这也意味着你的内心是和谐的。一旦有了一个基本和谐的内心,在一定程度上达到容忍孤独甚至享受孤独就不是太难的事情了。

相反,如果你的内在的关系模式是充满冲突的,那么你的婚恋关系也势必会充满冲突。并且,这个内在的关系模式一样会延伸到你与社会的关系,以及你与世界的关系上,令你习惯在社会和世界中制造冲突。希特勒与父亲的关系充满了激烈的冲突,这个充满冲突的关系模式最终延伸到希特勒生命的每一角落。

作为亲密关系的两个组成部分,原生家庭的亲子关系会种下因,而长大后的婚恋关系会收获果。

因为这个因果关系的关联如此强烈,我们可借助婚恋关系来反省自己在原生家庭的亲子关系,其实也就是自己的内在关系,也即人格。

在本专栏文章《心灵成长的六个定律(之四):答案,在你自己心中》(具体参看blog.sina.com.cn/wuzii)中,有这样一个例子:一位40余岁的女士,两次婚姻都堪称悲惨,因为两任丈夫都很暴力,她在第三次婚姻中,丈夫爱她并承诺绝不使用暴力,但结婚两周后就打了她,只是真正的原因在这位女士身上,她在吵架时不断地对丈夫说:“你打我啊,你打我啊,你不打我,你就不是男人!”

这个故事首先是个人命运的轮回,这位女士在三次婚姻中都被打。这也是家族命运的轮回,这位女士对第三任丈夫说:“你是不是想打我,像×××(她爸爸的名字)打我妈妈一样?”这句话显示,她的原生家庭的关系——爸爸打妈妈——被她原封不动地移植到自己的家庭关系里了。

她这么做,一定是有一些很重要的理由。在这些重要的理由被觉察前,它们无疑就是一个“黑匣子”,它们操纵了她,令她在婚姻中一直处于自动反应的支配之下。但一旦她认清了这个“黑匣子”,她的内心就会发生剧变,她的心理行为模式会从自动反应发展到自主行为。

这个“黑匣子”里究竟有什么内容呢?答案可能有许多种。

一种可能的情形是,这位女士的妈妈在挨打后,可能和女儿一样,叫来一些亲朋好友,让他们指责自己的丈夫。她还可能会经常向女儿倾诉,让女儿同情自己。

更可能的情形是,这位女士在替妈妈争取公平。在她的原生家庭,当妈妈被爸爸暴打之后,可能会不吭一声,但女儿忍不住想来替妈妈争取公平,她对爸爸充满了愤怒,并渴望替妈妈对爸爸进行报复。只是,如果爸爸太暴力的话,女儿未必敢把愤怒表达给父亲,她可能会将这个愤怒压抑在心中,以后再寻求机会把它表达出来,而最容易找到的机会,就是她自己的家庭。第三次婚姻中,暗含着这样的一个逻辑——她把丈夫变成和父亲一样的暴徒,然后她可能就会抛弃他,和他离婚,离婚就是她的报复方式。

当然,这一切并非是她有意的追求,而是潜意识层面的内容。她对潜意识层面的内容越不了解,她被这个“黑匣子”控制的程度就越深,而命运的轮回也就越无从打破。但如果她清晰地了解了这些深层的心理机制,她就会懂得,她对丈夫的行为是多么不合理,她也就可以放下这些行为了。

也许,这并不是一个能立即完成的结果,而需要一个时间。但起码,她可以控制住自己,当丈夫又产生类似的冲动后,她可以对自己说一句:“停!你又在玩一个游戏了。”哪怕仅仅做到这一点,她在婚姻上也已是部分摆脱了命运的轮回,而有了自我选择的色彩。

从自己入手是改善关系的唯一有效途径

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去省察一下自己关于亲密关系的信念和教条。那一切被我们当作金科玉律的东西,真的就是正确的吗?有太多的时候,那些看起来无比光鲜的金科玉律,其实不过是一个你根本还不了解的黑匣子罢了。

比方说,一个女孩说,她一定要找一个有男人味的男友。这个男人味,到底是什么意思?许多和她有同样渴望的女孩,最后找的男友或丈夫,其实就是一个施虐狂。有这样梦想的女孩,常常是刚伤痕累累地离开了一个暴力男友,接着又迷上了一个有“男人味”的男子,结果最后又是伤痕累累。她们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但她们会说,我就是对温和的好男人没感觉。

感觉的确是最重要的,只是,感觉其实只是一个信息,如果你仔细聆听这个感觉,你会发现藏着这个感觉背后的真相。那个真相才是最重要的。但我们经常抵触这个会令自己难过的真相,我们更愿意放纵自己的感觉。那么,你的生命就是没有意义的,你不过是其他人的生命的一个自动反应的结果而已,你看似活过,但你其实不曾存在过。

我还发现一个规律,童年越不幸的人,越容易产生一见钟情式的爱情,越容易在乎感觉。由此,我特别想强调,如果你的童年很不幸,那么一旦有了一见钟情,那么这几乎一定意味着危险的来临。假若你渴望过健康的生活,你渴望自己的心灵有所成长,你渴望你的一生是你自主选择的结果,那么请不要立即投入到这种迷恋式的爱情的怀抱中去。你要停下来,试着不去执著于那个人,那么你一定会产生强烈的情绪。这时,你好好去聆听一下,你的这些情绪是什么,这里面藏着什么信息。如果你听到了,你就可以解脱了。

停下来,聆听,而且什么都不做,这是一个很好的了解自己的办法。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处于自动反应的支配下。譬如,你一坐在电脑桌前,你会有点急不可耐地想打开电脑。那么,试着就是不打开电脑。这时你一定会有情绪产生,然后去体会这个情绪,顺着这个情绪往下想,看看最后究竟会看到什么,那个最后看到的东西,一定是很重要的答案。一旦找到这样的答案,你对电脑或网络的执著就可以放下了。

一个女子,一次看体育比赛,一个运动员撞在另一个运动员的脸上,撞得对方头破血流,这个女子忍不住哈哈大笑,结果被丈夫说冷血。她也觉得自己太冷血了,于是开始谴责自己。我建议她去体会去聆听自己的内心,展开一下自由联想,从那个撞击的画面自由想象下去,看看会想到什么。她这样做了,最后脑中出现的画面是,她的爸爸一拳打在妈妈的脸上,而那时她觉得很爽。

原来,她的妈妈是特别喜欢唠叨的人,而她的爸爸是很沉默的人,尽管很讨厌妻子的唠叨,爸爸却不会还嘴,更不会使用暴力。但这个女儿为爸爸感到痛苦,于是渴望爸爸揍妈妈。然而,这种渴望似乎大逆不道,她自己也无法接受,只好把它压抑到潜意识中。但是任何自然产生的情感都是压抑不了的,它总要找机会表达出来,她在看体育比赛时的冷血就是表达了这种被压抑的情感。

我们的一切心理都是围绕着关系展开,它先在原生家庭的关系中产生,而后又在其他关系中展现。只是,关系势必意味着别人的参与,这就给我们制造了一个巨大的难题——这个关系中的事情,到底该我负责,还是该对方负责,若想改变一个关系,是该从我入手,还是从对方入手。

答案自然是,我们该从自己入手,这甚至是唯一有效的途径。

但问题是,童年时,一个关系中的事情,的确不该孩子负责,孩子如果想从自己入手,也一般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

这就给我们的人生制造了巨大的矛盾,我们多在童年学会了把改变关系的责任放到了别人身上,我们长大后又把这个做法照搬了过来,但这是无效的。

这是我们人生中最重要的迷雾,我们必须把围绕在这一点上的迷雾破开,我们才能走向不可预测但却精彩绝伦的成为自己之路。

名词解释:什么是存在?

存在主义这个词已广为人知。

然而,什么是存在?

作为一个人,体验和感觉就证明着他的存在,就是他的存在。所以,一个感觉丰沛的人,一个体验丰沛的人,是存在过的。

要有丰沛的感觉和体验,就要勇于投入生活的洪流,就要自己为自己的人生作选择。这样,你才能有丰沛的感觉和体验,你才能体会到自己的存在。

相反,假若你一直是被人作选择,你就没有存在过。

所以,在《1984》中,掌握着主人公生死大权的奥勃良对被掌握者说:“你不存在!”

所以,那些被父母安排了一切的孩子,常常生出自杀的冲动,他们觉得活着没有意义,因为没有自主选择机会,他们的精神生命已日渐凋零。

存在与不存在,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哲学命题,而是实实在在影响我们生活的人生命题。

但很多时候,因为选择了还要负责,这很重,所以我们主动不想存在。譬如,尽管遇到了很简单的问题,仍有很多读者给我写信说,请问我该怎么办?

我不能告诉你该怎么办。

假若我这么做了,我是剥夺了你选择的机会,也在侵害你的存在。

我为你做选择时,我存在,但你不存在。

偶尔懒一下,让别人替自己做选择,这比较惬意。

然而,当发现这一旦成为一个一贯的模式,再想赢回自己的存在权,就很难了。

譬如,当纳粹德国将所有人的选择权交给了希特勒后,这个国家的很长一段时间,就只有希特勒存在,其他人都不存在。

这时,谁想显示自己的存在,希特勒就会令你的肉体彻底不存在。

所以,要尊重自己的选择,并因而努力承担自己的责任,以争取你的存在。

解梦:一个做了多年的梦

梦者

阿颜,女,27岁。

梦境

我躺在一个低洼处的草丛中,四周全是高楼大厦。

解梦:

这个梦境很简单,而这个梦很特殊,阿颜说,这个梦她做了七八年了,并且有意思的是,尽管梦境相同,但不同时期,她有不同的感受。

最早做这个梦时,阿颜的妈妈被确诊患了癌症,而阿颜做这个梦的感受是惶恐不安。

最近一次做这个梦,阿颜的感受是非常非常舒服,特别有安全感。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异?

答案肯定与她最近发生的事情有关,我问阿颜,最近一次做这个梦时,她身边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

她说,她和她心爱的男子定了婚。

这个男子是什么样的人?我再问她。

阿颜说,是一个很有男人味,很会保护她,但也很大男子主义的男人。她还提到,他希望他们结婚后,她做全职太太,而她尽管有些意见,但基本上比较乐意扮演这样的角色。

这就是答案了!

最近一次梦中,高楼大厦象征着她心爱的、很有男人味但也很大男子主义的男人。她躺在低洼处的草丛里觉得很安全,意味着她乐意处于这种被保护但也被控制的角色。

并且,梦中的那些高楼大厦稳稳地包围在她周围,这意味着这个男子很想保护而且也有能力保护她。这也是现实的写照,这个男子不仅爱她,而且也算是成功人士,并且意志力很坚强同时又相当温和,他不仅有精神基础愿意保护她,也有物质基础能够保护她。

那么,第一次做这个梦时,又是什么含义呢?

答案应该在她和妈妈的关系上。阿颜说,她是比较依赖的,而妈妈是很强有力的女性,是家里的精神支柱,而她和妈妈的关系,是依赖与被依赖的关系,这和她现在与心爱的男人的关系模式是一样的。

那么,这两个梦的象征意义都一样了。最近的梦中,高楼大厦象征着她的恋人,最初的梦中,高楼大厦则象征着她的妈妈。

只是,阿颜回忆说,最初的梦中,高楼大厦并不那么牢固,有点摇摇欲坠的感觉,这令她极其恐慌。这正是当时现实状况的象征——作为一家精神支柱的妈妈被确诊患有癌症。

不过,幸运的是,阿颜的妈妈经过治疗后,癌症得到了治疗,身体不久后恢复了过来,阿颜的安全感也随之得以恢复。她回忆说,妈妈的身体恢复后,她再做这个梦,就不再是惶恐不安了。

但只是比较安全而已。从此以后,阿颜一直担忧癌症再次袭击妈妈或家里的其他亲人,一旦担忧比较重,这个梦就会再次袭击她。并且,这个梦中的象征性含义逐渐侵入到她生活中的许多主题,即她生命中任何一个方面如果遇到了安全感的问题,潜意识都可能会使用这个梦来表达。

阿颜赞同我这个推测。前两年,她和恋人的关系出现了一些波折,她也做过这个梦。此外,有一次,她的恋人在路上险些遭遇抢劫,她也做过这个梦。

不过,这个梦是关于关系的,一定是她所依赖的对象出现了一些危险,她才会做这个梦,如果单纯是她自己遇到了麻烦,她不会做这个梦。

这个梦为什么会做这么多年?这和阿颜的性格有关,她一直习惯用“阳光策略”来对抗挫折的,一旦遇到了不好的事,她总是给自己打气,让自己装得阳光灿烂,就仿佛那些令她担忧的事不存在。这种阳光策略可以从意识层面上令她舒服一点,但它并不能消除潜意识的忧虑。因为只要不好的事存在,潜意识就必定要有忧虑,这是自然也必然的反应。她意识上想否认这种反应,这种反应就只好通过潜意识的方式来表达,也即梦的表达。

现在,她已懂了这个梦的含义,也懂得了该尊重自己自然的反应。那么,这个梦以后也许就不会再出现了。

标签:妇科疾病,就在于,意义,生命

相关推荐